Qiay.

都来找我玩呀!
这儿黄杞,1141533424欢迎扩列!!

结发

[结发]

二乔结髮同枕席,可怜流水不解落花意,绿锁深闺,无人语纶巾。

“阿姊的头发真长——”
大乔侧身坐于凉亭长椅,素色襦裙顺着膝弯起伏绵延堆叠脚边,乌黑发丝失去发绳束缚倾泻而下。翻手拢一缕青丝在身前,葱白玉指勾拉引着发丝编结成股。小乔跪坐身后,右手执一柄木梳,抬手截下一缕青丝摊在手心,羽睫轻扇满眼濡慕。
“我也要留像阿姊一样长的头发。”
大乔半转过身子,敛眸望着许久未见的妹妹抿唇勾起点滴笑意,扳着人肩胛略微使力示意人转过身去,前倾身子将人两侧柔发拢至脑后,指尖轻挑娴熟织成细辫,卸下腕上深红发绳收拢尾端。轻拍人后背让人站起身子,牵过人腕子拉至身前,嘴角弯起缱绻笑意。
“妹妹依旧如此标致,不由那都督不喜欢。”
“阿姊只会寻我开心。”
小乔似是因羞垂头,洁嫩颊上晕开抹似有还无的红。抬臂轻碰脑后细辫,兀的扬唇一笑歪了脑袋看人。
“周郎便不会梳这样精致的发辫,阿姊能不能教教我。”
大乔屈指轻点人额头,顺手在身旁灌木截下朵素白芍药正卡在人发顶。
“那妹妹便留在我这几日,姐姐慢慢教你。若你这小脑袋学不会,姐姐便守在你身边一世,为乔妹梳一世发辫。”
“你的那位都督怕是公务繁忙,以后就让姐姐为乔妹束发吧。”

“乔妹,为何这几日都不见你让我为你束发了。”
周瑜抱臂垂眸看着柔发及肩的小乔,连常穿的短裙也换成了半长襦裙,心下甚为不解。虽说这样也别有一番味道,但弄不清楚缘由总是心下不安。
“阿姊说了,我以后的头发都得她辫。不用劳烦周郎了——”
“还有还有,我也会给阿姊梳头发了!”

“…极好。”


周都督一人坐在桌前顺发,望着窗外似雪桃花觉着自己也是寂寞如雪。
[诸葛亮我们走]

评论(1)

热度(32)